雨璃

大号弄成了小号。。。咕咕咕?

夜色微凉(1)

*OOC请注意
*emmm可能有毒(塑料的师兄弟情)
*武当师兄们依然想(女票)赎回蔡师兄呢
*华山阡书翰X武当陌玄卿
*小透明的自娱自乐
*集齐十个热度更第二篇(√)

薄暮冥冥,红枫映着晚霞的柔光,远看着似盛夏的火烧云簇拥着渐西的夕阳。还捎着寒气的春风携了江南风纷飞的白絮,直灌进陌玄卿的道袍。

他此时有些懊恼自己轻信了那几位向来不得安生的师兄,被忽悠着陪他们下山踏青,说是难逢时节,整天闷在武当也得下上山兜兜风,增进一下师兄弟间的情谊。

谁知到了江南,几位师兄便不见了踪影,陌玄卿方知上了当,想必他们此行定没有游春赏景那番简单。

陌玄卿寻了个小摊儿买了串糖画,一经打听,原来这几天有点香阁花魁游街的活动,几位的小九九到底瞒不过心思慎密的师弟:定是去探望蔡师兄了。

估摸着自己就是一带上借着蒙混过关的幌子,又念起临走时小师叔嘱咐要捎点酥糖给他,到底还是包了些酥糖,寻了家茶馆歇下。

抿了口清苦的茶,陌玄卿望着大街小巷打挂上的各色纸灯,许多奔着花魁游街来的各路江湖中人,一向对此不感兴趣的他只得寻思着回去如何坑回一把。

阡书翰已经盯着那个茶馆里的小道长好一会儿了,看着小道长微微蹙眉的模样,似乎为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而发着愁。

真是未见过这样的人:眉目清秀,面容白皙,安安静静地坐着,与他那些个成天往华山跑,急急吼吼嚷嚷着还钱的师兄弟大不一样。

他忽然想卷一袖清风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去来个自我介绍,再潇洒问出“可否告知道长姓名”之类的,师姐那略有点煞风景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“阡师弟,天色已晚,不如今天先回山门吧。”

看师姐笑得一脸花痴,定是得了些不错的东西,否则他们华山这位武力值爆表的师姐还真不可能善罢甘休。阡书翰理了理手上其他师兄师姐托带的物什,纵然心有万般不舍,终未敌过师姐常年积累的威压。

临走时,阡书翰未能忍住打算再望一眼“好歹给自己留个念想”。只是未料到,只一眼,便与那双清冽如泉的眸子对上了。